华胄人才文学网

文章 散文 日记 诗词 说说 头像 范文 句子 网名 座右铭 祝福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 > 友情文章

道中还有道(连载)第71章 发现信号

作者: 时间:2021-10-21 11:16:12 阅读:()

  王新明在办公室给陈得索打电话,询问龙义踪迹:“得索,龙义有线索吗?”

  “还没有线索。但是我感觉,他没有跑远。”陈得索在家客厅接王书记的电话。

  “哦?说说你的看法!”王新明好奇。

  “龙义舍不得自己的妻小,舍不得自己织成的生意网;他存在着侥幸和急躁;他要有出头之日;而宋得九可能想让龙义永远消失掉。这是他们彼此的矛盾心理。”陈得索在室内兜着圈答。

  “怎样让他们的心理矛盾公开化、白热化呢?”王新明问。

  “那就必须让龙义与其妻联系,与宋局长联系,从联系中找出龙义的蛛丝马迹!”陈得索沉着应答。

  “你分析得对!”王新明站起来,显得很兴奋,“龙主任给我一个龙义的手机号,你到电信公司核实一下真假。如果是龙义的手机,而后实施监控。”

  “好。”陈得索走出客厅,“请把他的号码发过来。”

  陈得索驱车急匆匆向市电信收费大厅赶。近中午交费者很少,一个收费员在电脑前查资料。陈得索手持证件,走到收费员跟前:“我是平安人员,请你配合,查查此人手机号及其家的电话。并拉出他们最近的通话清单。”

  收费员迟疑着……陈得索亟不可待:“配合警务,是每个公民的职责和义务!”

  收费员只得配合,她把龙义及其家的通话相关信息递给陈得索。陈得索仔细看通话清单,尔后指着一个固定电话让收费员联系:“打这个电话!”

  收费员拨电话:“喂,龙义家吗?”

  电话传出龙义妻子凤娥激动又紧张声音:“啊,哪里?”

  收费员半真半假道:“我是电信局,您该交电话费了。”

  陈得索又确定了龙义的手机:“请拨打这个手机号。”

  收费员免提拨打:“对不起,对方关机。”

  “好,谢谢!”告别收费员,走出收费大厅,然后乘电梯到电信公司五楼程控室。两位漂亮女孩在值班。陈得索上前,出示证件: “我是警察。你们值班吗?”

  女孩甲妩媚一笑:“是呀,你找谁?”

  陈得索递给龙义的手机和家庭电话号码:웃“请你们把这两个电话安装上监听和录音装置。”

  女孩甲收敛笑,疑虑道:“这违背职业规定呀。”

  陈得索严肃道:“这是对犯罪分子的监控,公民配合办案人员是应尽的责任和义务。”

  女孩乙推辞:“我们要报告主管领导同意!”

  陈得索近乎武断:“你们不仅不能向领导报告,而且还须绝对保密!否则,你们负法律责任。万一领导不依你,后果有我负责!”

  两位女孩红着脸,只得服从。

  半夜时分。宋得九集资楼内。亚新感到长夜难挨,在床上翻滚。龙义呼呼大睡……

  亚新悄悄坐起,心潮彭拜:“我和龙义像是串在一起的蚂蚱,他动不成,我也跑不了。虽然我能自由出入下楼,但活动范围必须在龙义的监控下,买馍买菜。他不允许我走远,更不许我与其他人接触。我像龙义手中的风筝,飘到一定的距离,又被他拉回来。一个多月来,我没挣钱,没有与亲人联系过,自己算个什么呢?是情人,是二奶?说白了,自己是关在笼子的“金丝鸟”,⌘是龙义和宋得九挟持的‘玩偶’,将来自己是一无所有!”

  亚新想着香腮滚泪。睁眼一看,发现龙义的手机正充电,便哆嗦着悄悄地爬起来,抓起手机,心想:“我先给宋得九打电话,因为宋得九还是局长,是他最早破了我的身。”

  她先打宋得九的手机,关机。她又给远在东北的大哥打电话,大哥是她唯一的亲人……

  同时。程控机房内。陈得索和衣而躺,微型卫星摇控定位仪在他身边闪烁着信号灯…… 突然,有了✉龙义手机发出的信号,陈得索翻身坐起查看——龙义的手机拨号却是宋得九的手机号。但宋得九手机关机。接着又有龙义手机拨打长途电话,双方对话清晰——

  “大哥,我是亚新啊。”

  “噢,是小妹啊,你在哪里?”大哥瓮声瓮气道。

  画面转换到宋得九集资楼内——

  亚新抽泣起来:“我在一个笼子里……”

  亚新向大哥哭诉时,龙义被惊醒。他翻身坐起,夺过手机,断了亚新的通话……

  画面转换到到程控机房——

  陈得索急忙边录音边准备用‘卫星定位仪’扫描……可是还没有准备好,龙义的手机“啪”关掉了……

  陈得索很扫兴。他取出录音装置,重新复听,判断不准这 ‘大哥’是谁。

  第二天上午,陈得索把监听录音秘密交给了郭涛政委。

  郭涛仔细辨听,也没把握:“凭我的经验,电话中的 ‘大哥’好像不是龙义的声音。不过,录音和实际声音也有差别。”

  陈得索怀疑原来的判断:“难道龙义不在华西市?”

  郭涛锁眉沉思:“那个用龙义手机的亚新在哪里?”

  陈得℃索眼睛一亮,眉毛一扬:“对呀,找到打手机的亚新,不就有龙义的线索了吗?”陈索豁然开朗,“同时,这个被大哥称亚新的女人,可能还认识宋局长,因为昨晚她先是给宋局长打电话,只是没有接通。”

  郭涛眉头舒展:“好,你继续监听!”

  又到晚上。龙义来到后窗,拉开窗帘,透过玻璃看对面平安局办公大楼。大楼黑灯瞎火,偶儿机要室闪一下灯,忽然又关了。他遥望天空繁星闪闪,似魔鬼眨眼,偶有流星飞落,又似魔鬼溅泪。放眼西北,自己的金龙湾宾馆。昔日,灯火辉煌;现在,灯火阑珊……

  他想到自己的妻儿:“快一个月了,妻子为自己撑家经商,担惊受怕;孩子又上初中,万一失去我,将是一棵漂泊的小草,无依无靠。而自己为了别人憋闷在此,使尽风流。到底值不值得?”

  此时此刻,龙义心痛滴血,梦绕魂牵。他憋不住了,鬼使神差地打开手机向妻子凤娥通话——

  龙义打开手机给妻子凤娥通话时,陈得索和两名值班姑娘正玩‘斗地主’ 扑克牌游戏……三人正玩得兴头上。突然,监控录音有了信号。陈得索把牌一放,拿起微型卫星定位仪,开始工作……

  一对男女对话声音传了出来——

  “喂,我是龙义!”

  “你可有信了!你快回来吧!”

  陈得索左手举着微型卫星定位扫瞄仪,右手锁定龙义声源方向,走出电信大楼,驾车向市平安局方向驰来……

  陈得索车内。卫星定位监听器中继续传出龙义和凤娥对话——

  “等机会吧。”

  “你没杀人,又没放火,怕什么?只要不杀头,你蹲几年就又出来了,我等你!”

  陈得索的车离平安局越近,通话信 ツ号越强,对话声音越清晰——

  “好,你把钱准备着。将来我犯事,有用!”

  “你现在哪里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得索把车开进市平安局机关大院继续扫描定位声源,门卫给他开门……突然,龙义与凤娥对话中断……

  陈得索环顾平安局机关院四周:由机关办公大楼和家属大楼构成一个封闭式四合院。

  为了机关安全和居民自身安全,平安局统一在家属楼后安上防盗窗。也就是说,平时不管白天和晚上,除平安局机关人员可以从大门进出平安局外,其他居民是无法从自己家进入平安局的。但是,家属楼朝南朝东的楼道出口都是面朝大街……

  陈得索目光扫视周围——局机关大院北面,办公楼无灯无火,悄无声息……院南和东南面,局集资家属大楼有亮灯的,有看电❧视的,有喝酒划拳的,也有熄灯已经休息的……

  陈得索坐在车内认真分析:“如果龙义在平安局机关院内,只要守好平安局大门,那将是关门打狗,瓮中捉鳖;如果龙义在家属楼上住,那将是网兜外的鱼,随时都有跑的可能。因为家属楼对外开放,面临大街,加上拐角楼居户复杂,很难布控抓捕龙义。我在平安局院中,龙义居高临下,很容易观察下面动静。如果发现我扫描他,可能会逃跑或袭击我。”

  陈得索想到此,吓出一身冷汗,急忙把车灯熄灭。他在车内待了一会儿,把定位仪拆散放在车座下,装作醉酒,踉踉跄跄走出市平安局大门……门岗给他敬一个礼,他只装没看见,东倒西颠地消失在夜幕中……

显示全部

收起

TAG:平安收费员手机我是
相关文章
精品推荐
本类热门查看更多